您现在的位置:北京零频道 >> 纪录片工作坊 >> 内容
独立电影:勇往直前――杨紫烨和米子在纪录片导演训练营(来源:《DV@时代》杂志 编辑:倪松)
独立电影:勇往直前――杨紫烨和米子在纪录片导演训练营(来源:《DV@时代》杂志 编辑:倪松)

独立电影:勇往直前
――杨紫烨和米子在纪录片导演训练营
来源:《DV@时代》杂志 编辑:倪松

杨紫烨
《颍州的孩子》导演杨紫烨深有感触地谈了自己在美国所了解的情况。杨紫烨是做剪辑出身,在美国被称为“剪辑皇后”,替许多好莱坞电影做过剪辑。在零频道纪录片导演训练营出现时,这位女导演极具东方气质的柔弱与美丽令人很难将她与那个卖掉自己房子回到中国拍纪录片,长时间关注艾滋病,拍摄了不少艾滋病题材宣传片的“强悍”印象联系到一起。杨紫烨二十年前从香港移民到美国,先后取得绘画和电影制作硕士学位。身为剪辑师和制片人,杨紫烨和不少知名的美国华裔电影工作者如王颖、陈冲等都有过合作,并且一直都在关注反映中国社会的主题。同时她也和美国主流电影制片人展开合作,担任了介绍华人从十九世纪初期至今移民美国的一百五十年历史的纪录片《成为美国人:华人的经历》的剪辑师,导演了《风雨故园》和《中国一二》等备受海内外关注的纪录片。杨紫烨谈到自己的经历时说,做纪录片一直是自己的梦想。但是在美国做纪录片仍然是不挣钱的,自己也是以剪辑工作作为收入的来源,并在工作中想方设法储备社会资源,寻找机遇做自己真正想做的纪录片。“在美国,做纪录片的人很多,但是也很少人看。所有纪录片创作者的境遇都是一样的,要观众坐下来,花一两个小时去看纪录片,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于美国的纪录片创作者来说,好处可能是相关的基金多一些,资金更容易申请到。但是也有很多不好的地方,在美国,国家地理频道、探索频道这样的大纪录片制作机构发展越来越壮大,产量越来越多,因而竞争也越来越激烈,纪录片受众群被大制作纪录片瓜分走的越来越多。但是个人制作的纪录片也有生存之路,它们往往能提供大制作所不能有的独特的视角。如伊拉克战争后,一些人跑到伊拉克,呆个一年两年,拍出不少好片子,包括《支离破碎的伊拉克》、《祖国!祖国!》这样获得奥斯卡提名的片子。”谈到中国题材的纪录片在美国的影响,杨紫烨说:“中国题材的纪录片在美国还是较受欢迎的。遥远国度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们的故事,往往能激发他们的好奇心。”这也是目前中国的独立电影越来越多地寻求国外投资和国外基金的原因。2008年北京奥运会将至,在这之前,世界对中国的关注度将达到一个高峰。现在,很多国外的纪录片频道,文化公司都派人专程到中国来收购片子,世界渴望了解中国。这也是中国独立电影发展的一个很好的契机。


米子
《颍州的孩子》的主创之一米子女士有丰富的与国外资金合作的经验,在谈到与国外资金合作的模式时,她介绍道:“一是基金,二是融资。国外的基金很多,基金的一大好处就是大多都是不求回报的。如果这个基金认可你的项目,你要做的就是把作品拿出来,他们看重的是作品的影响力。而国外融资的方式一般则是国外投资方用资金买断他那个国家或地区的版权,国内版权我自己保有,而世界版权我们共享。”在《颍州的孩子》的拍摄和制作中,这位有近二十年丰富经验的女制片人发挥了极大的作用。《颍州的孩子》本身也是一部在国外投资支持下拍摄的中国纪录片,这部纪录片能在中国顺利拍摄,很多都是得益于米子女士深入国内各群体,与各种相关人员不断沟通的结果。

《颍州的孩子》之后,米子女士作为制片人的新片《樱桃》,目前正在送往世界各地参加电影节。《樱桃》是一部母爱题材的电影,讲一个叫“樱桃”的智障女人怎样抚养一个弃婴的故事,由著名演员苗圃出演女一号,其他演员都选用云南当地的普通人出演,并无专业演员。《樱桃》采取了国外融资的方式筹集资金,“全片投资了500万人民币,国内一半资金,日本投资方出一半资金;国内部分中,上影厂也投了50万做宣传。由于是小成本电影,因此打算参加完今年的大多数电影节,得到一些肯定,即有了一些由头后再公映。公映的时间初步定在今年十月份。目前,这部胶片拍摄的电影已参加了蒙特利尔、威尼斯等不少电影节,获得了不少好评,尤其是蒙特利尔电影节主席罗德先生的高度肯定,很有希望获奖。版权方面,国内版权是我的,日本版权是日本投资方的,世界版权共享。日本的公映时间也定在今年秋天,现在日本的宣传已经做得很大了,国内还没有开始做。”米子女士详细介绍了《樱桃》的融资情况,“这种小成本电影成本回收的一般模式是:找到一半的国外投资后,成本一下子就降低了一半,如果是400万的话就剩200万需要自己承担了了。拍完后卖给电影频道,最起码80万。接着是走DVD市场。DVD市场不景气,但再怎么10万、20万是能卖到的,这样加以来就接近100万了。院线大约有120万的收入,但到我这里只有3分之1,就是40万,这样100多万就有了。其他的压力放在国外,参加电影节。在国外电影节我只要卖掉一个拷贝,就几万美金进来了。我在欧洲、美洲都有渠道,总不会只卖得了一个。这样的话,小成本电影的成本回来是很容易的。最重要的是要分散风险,如果400万全部是国内投资的话风险就很大。”米子建议做独立电影的朋友们不要轻易掏自己的腰包去拍,“要尽量减轻落在自己身上的压力,才能有更好的心态做出更好的电影。”

当然,和国外投资商合作也要尊重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一些习惯。米子女士在和日本的投资商合作时,就说自己当时受够了日本人过于严谨、事事细致的作风,但合作完后,回忆其过程,也深感其中的好处。“日本投资人详细到要想知道在你做东西的每一个阶段,每一件事情要用多少钱。做纪录片的话,由于很多事情是无法预估的,因此你可以事先不告诉他,事后再拟详细的报告表给他。剧情片则是事先就必须拟报告,要包括详细的吃住行的花费。比如,你今天去上海或北京拍摄了,拍摄中发生的所有费用一共两万块,你都需要列个详单过去。日本人就细到你今天去拍花了多少个DV带,他都要搞清楚。但是,只要你发过去了,他往往马上就把钱打过来了。你提供在报告里的费用,他绝对会全部给你。还有一个非常大的好处就是,他绝对不干涉你的创作。虽然有时他们会派个人来看看,了解一下你拍了多少戏,有时也会发表一下意见,告诉你他觉得哪些东西不错,哪些东西还可以再挖掘。但是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作者这里。而且拍完后他们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片子会在日本的哪个台推出和做首映,事事都会帮你安排得很好。这就是日本人的工作方式。”

所以说与国外投资商合作的好处还是不少。国外投资商往往会帮助作者把推广渠道、销售渠道安排得很好,作者只要配合就好。拍完后,如果超支,只要作者有理由,投资商一般都能通融。和日本投资商合作,创作者永远不用担心投资商反悔,比如拍到到一半就中断投资,这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只要创作者按部就班地拍摄,投资商绝对不会不给钱。但是创作者需要不断地提前给投资商打繁琐的报告,这是很占拍摄时间的。但这就是日本人的工作风格,也许也是为什么多年来质量最高的纪录片总是出在日本的原因。
但是,和国外投资商合作时,作者也要注意保持自己的一些底线。比如,拍摄时间。米子女士介绍道:“一般他们会有一些时间限制,但是拍纪录片时,我通常会先清楚地告诉他们,对于纪录片,我没有办法提前知道时间,你不能限制我。如果我太受时间限制的话,就根本没法拍出好的纪录片。而且,一般我们在拍纪录片的时候,会有一台固定的机器一直在现场拍,这个费用是无法估计的。所以我们一般会和投资方协商,在销售的时候有一些提成,来弥补这部分固定机位的费用。”
在国内,与企业合作是一个最好的选择。最好的模式就是企业全程独家赞助一个纪录片,并且不谈回报。当然这种独家赞助会有一个有限预算。另外一种模式就是互相盈利,共同享受版权,共同去推广。当然还有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拉到一点钱,然后创作者自己去做推广,卖多卖少都是自己的。但是米子女士认为,如果创作者想做一个规模大一点的东西,还是多借助外界的力量更好一些。“国内有些广告公司、文化公司,他们对独立电影都蛮感兴趣的,我们可以考虑和他们合作。”

不管是和国外合作还是和国内合作,只要用的是别人的钱,就要懂得与别人沟通的技巧。这一点,在广告公司有三年从业经验的米子女士经验非常丰富。米子是师范大学学中文出身,语言表达能力本来就不错。大学毕业后,去了一家广告公司,老板是《围城》的摄影师,一位艺术造诣很高的摄影家。第一份工作给了米子很多与客户沟通、谈生意的机会。“我从这种经验中学会了以一个营销人员的身份去谈判,和客户打交道。在三年中我拍了几十条广告,其中不少还获了奖。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怎样把自己的创意告诉客户,和他沟通拍摄要多少钱,如何把一个创意变成一个作品。我和别人谈投资通常都是从一个好的选题或一个好的剧本开始沟通,这个沟通的时间可能会很长。在寻求投资的时候,我首先是从我以前的一些广告客户,或者是一些我通过其他关系认识的、对纪录片感兴趣的人中开始寻找。”米子女士说,自己必须对对方非常了解,知道他对电影感兴趣,并且有闲钱,才会去找他。“否则,在你不了解别人的情况下随便去找人要些投资做纪录片,成功的机会是很小的。”在合作方式上,米子女士介绍到:“如果对方是负责一个企业品牌的宣传和推广的,他必然有大量的广告费,我可以要求从他上千万、上百万的广告费中拨出一部分来,作为对我的一个投资。”

“而寻求海外投资的步骤则是:导演有了一个选题,先把这个意图告诉投资方,然后拟一个很清楚的提案,包括这个片子要用多长时间,花多少钱,用多少人,创作的方向是什么,交给投资方,再由投资方来决定要不要做。这个沟通过程也是漫长的。创作者一定要不断地追踪催促投资方。不断将自己的新进展告诉投资方,例如自己的准备情况有什么进展,什么时候可以开机,前期又拍摄到了什么素材(纪录片),影片将来会投放什么市场等。当投资方充分了解了这些后,他才会考虑和你坐下来开始谈投资。”

“其实做纪录片需要的投资并不难找,几万块以下的投资是很容易找得到的。但是上了十万,就比较不容易了,通常会有较长的沟通过程,以及详细的报告或预算需要拟定,这是创作者必须要有心理准备的。”

编辑:北京零频道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冯艳:追求至高无上的幸福 (来源:《
您是本站第位访问者